欲海沉沦: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- 第六九九章 伸向妻子的黑手5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9-15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我不屑的拆穿道“是你勾引袁熙的吧!”

  杨清想辩解,可最终把话咽了回去,继续道“谁知袁熙依旧挂着芸涓,还让我帮他,我也很无奈,还告诉过他,芸涓是有夫之妇,他却着了魔般,根本不管。甚至为了接近芸涓,连高管都不做了,特地让上面把他调来设计组,就为了能接近芸涓。”

  “后来他每天给芸涓送东西,献殷勤,偷偷在暗中注视着芸涓,不知是男人本身就贱,还是他太贱,我对他那么好,他从来不正眼看我,芸涓屡屡拒绝,他却越陷越深。可越是这样胡搅蛮缠,芸涓越是反感,讨厌他,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日子,芸涓终于受不了,那天下班把你叫来,在他眼前把他送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,还跟你秀恩爱。”杨清望了我一眼,羡慕似的说,顿了下才接着道“这一切我都在远处看着,当时他表面很镇定,其实那次给他的打击很大,当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,还砸坏了不少东西。”

  说到这儿,我突然想起道“等等,有封信上,上面写着什么那一夜,我们都醉了,是怎么回事?”

  杨清愣了下,想了会才笑说“那是说的年会那晚,他为台上跳舞的芸涓倾倒,整个舞蹈他全拍了下来,还洗了很多照片,挂的满房间都是。墙上四处贴着芸涓的照片,第一次进他的房,我有些被吓到,也有点被感动。”

  我才不愿听这些东西,打断道“说重点。”

  愣了下,杨清才理解似的说“那次之后,袁熙知道这样下去,永远不能成功,为了不让芸涓反感,他收敛了不少。不过我知道,他依旧不死心,开始谋划着什么。他个子高大,长得又阳光,暗地里和他好上后,我有点喜欢上他,看到他为芸涓痴迷,我心里也有点嫉妒,还有点不岔,觉得凭什么芸涓得到这么多,所以当他找到我,说出这个疯狂的计划时,我没考虑太久就答应了。”

  看着杨清的脸上由爱到愁再到恨,我不知该不该怪她。

  不知我在想什么,杨清继续道“后来他开始暗中操控,把很多新案子都丢给我们组,让我们经常加班。”

  “什么?加班是袁熙安排的?”我差点从车椅上跳起来,那个王八蛋,破坏了我多少好日子。

  杨清轻轻点头“嗯,升职也是,袁熙想用这些拖住她,让你们的生活不和谐。还有那天开会,演讲,聚餐,都是他刻意安排。”

  我眼睛越瞪越大,杨清继续道“为这事他准备了好久,原本想在你生日的时候将她拖住,可你的生日,还有好几个月,最后只能选哪个日子。”

  “不过他歪打正着,点着我的死穴了,若是我的生日,或许我不会太在意。”我咬牙切齿道,袁熙那王八蛋,还真够狠的。随即疑惑道“他从那儿知道岳母的生日?”

  “我聊丈夫的生日,从她嘴里打听出来的。”杨清害怕的看了我一眼,酝酿半天道。

  “照片怎么回事。”我咬了咬牙,最终忍住。

  “加班结束后,他让我请她们出去吃夜宵,趁机拍下芸涓的照片,当时有很多姐妹在一起,芸涓也没有怀疑。”杨清回。

  “照片全是你发的?”我转头问。

  杨清害怕的点头,担心我发飙,立刻解释道“其实我也不想,第一次我也很害怕,心里过意不去,当时接到你打回来的电话,魂儿都快吓没了。”

  “那你后面还发。”我忍不住怒道。

  杨清瑟瑟说“可隔天看到芸涓上班有心事,闷闷不乐的样子,我又有点报复的痛快。感觉她的心情,人生,完全操控在我的手里,甚至暗中有些兴奋,喜悦。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,悄悄拍下很多照片,每次把照片发给你,想到你看到照片后的气愤,你们会为这事争吵,我都会激动的不得了。”

  我手有些颤抖,还有点牙痒痒。

  杨清却茫然不觉,接着道“特别是那次开会后的第二天,看到芸涓失魂落魄的样子,我甚至忍不住故意询问,听到她的无奈,茫然不知,我表面关心,心里却很快乐,还有奇怪的有点成就感。”

  我自然能听出杨清话语中的兴奋,没等我说话,她又脸色黯淡道“不过那次后,芸涓便不再留在公司加班。为这事,不止是袁熙,连我竟然也开始坐立不安,那时才知道,我也玩上了瘾。后来没多久,袁熙又想出办法。”

  “出差?”我问说。

  “嗯。”杨清点头。

  “这么说,这视频也是假的,全是你拍的?”我追问。

  杨清再次点头。

  “王八蛋。”我愤怒的拍了下方向盘,回头道“不得不说一句,你跟她还真配。”

  落我手里,杨清也不敢多言。

  “难道你一点不怕我发现?”我忍不住问。

  “事情开始,就停不下来了。况且他告诉我,这个号码绝对安全,只要不开机,你绝对找不到我。”杨清无语说,事实已经证明这个保证没用。

  我忍不住笑了下,胜利似的说“虽然袁熙大费周章,但他应该知道,即使成功了,就凭这些,这还无法分开我们吧。”

  “他知道这样无法分开你们,可他只是想在你们中间制造裂痕。”杨清望了我一眼说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我有丝警觉。

  杨清犹豫了好一会,才害怕似的道“他不止要得到芸涓的身体,还想得到她的心。以前芸涓根本不给他机会,可只要你们中间有了裂痕,他就能趁虚而入,只要趁芸涓心神失守的时候,把生米煮成熟饭,趁机占了芸涓的身子。到时候芸涓不但无法向你交代,也无法向自己交代,事情或许就能顺理成章。”

  “他要怎么做?芸涓在哪儿他怎么知道?”我有些紧张起来。

  “这些他早就料到,知道你肯定会为这段视频和芸涓吵起来,他一直在等待。芸涓刚才打电话给我,我们约定地方,我在下楼之前,已经把地方告诉了袁熙。”杨清弱弱的说。

  感觉被人杀了个马后炮,想到妻子此刻正跟袁熙在一起,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,怒吼道“草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  杨清被我吓的全身一抖,我发动车子吼道“王八蛋,她在哪儿。”

  不知是给我吓傻,还是不想说,杨清犹犹豫豫,半天不张口。

  “快说话啊!”我边调转车头,边愤怒的大吼。

  “香,香格里拉酒店!”杨清终于开口。

  “臭婊子,要是芸涓有意外,我绝饶不了你。”所有怒火现在都爆发,我大声骂道,飞速朝城里开去。

  “我,我……”杨清有些被暴走的我吓到,话都说不清楚。

  我大声打断“别吵,袁熙准备怎么做?”没等杨清回答,我就自我安慰道“芸涓如果看到见面的不是你,一定会扭头就走吧,即使不走,也不可能顺从袁熙。”

  杨清缩成一团,又不开口,我吼道“说话啊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他,他没告诉我。”杨清带着哭腔道。

  “哭,你哭个屁啊,给我闭嘴,在让我心烦,老子现在就把你丢河里。”我转头骂道。

  原本以为自己找出元凶,已经赢了,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手。看了下时间,抓到杨清从城里出来,已经快一个小时。

  一个小时,已经够完成很多事了。早知道就不要离城这么远,我再次提速,忍不住骂道“草!”

  引擎轰鸣,车灯像是条游龙,穿梭在黑暗的道路上。